佐樱 x【夜-Yoru-】

遥:

BORUTO 23话后的夜谈


※禁转


※擦边车
***

一个出乎意料的发展。

宇智波樱没有想过因为女儿偷偷出门的缘故,能让丈夫回一趟村子,该死的是居住多年的屋子被用拳头砸坏了。在静音匆匆地安排之下,一家三口临时入住忍者社宅,总算有个地方能安顿下来。尽管自己的身子尚未恢复状态,她还是急忙跑到市场买菜去,为必须好好休息的丈夫和女儿准备晚餐,这是作为一名妻子、妈妈的责任,也是一种爱意,哪怕微不足道。

樱战战兢兢地盯着坐在对面的佐助,他筷子下所夹着的烤鱼,是久违的给丈夫做的晚饭,她显得非常紧张,当那块鱼肉送进佐助口里,樱看到他的嘴角微微翘起了,才暗暗松了一口气。在佐助旁边的女儿忽然好奇问了句「爸爸,妈妈总是盯着你吃饭的吗?」,害得正喝着蕃茄味噌汤的樱,几乎把嘴里的汤水都喷出来,佐助虽然察觉到她的变化,但只管默默点头,不作任何说明。



真是的!明明不是这样呢!
这种情况只在二人旅行的初期发生过啊!



樱不禁嘟起嘴巴来。

看到妻子的有趣反应,佐助瞬间给她一个坏心眼的笑容,让她顿时脸红了。留意不到爸爸的变化,却看到妈妈脸红的佐良娜,又说了一句「妈妈真是很爱爸爸呢。」,这让樱的脸更红了几分,她只能在心里暗骂着「佐助君,你这个大笨蛋!」。

晚饭后,樱独自处理好厨房里的家务,好让父女俩在短时间里好好相处,佐良娜的房间里偶尔传来她清脆笑声,听起来跟爸爸聊得十分开心,樱满足地微微笑了,伸手扭上水龙头的开关,为收拾划上了句号。她回到客厅,坐在尚未习惯的沙发上,兴许是心理上知道终于可以休息了的缘故吧,倦意立即散布到身体每个角落,樱在这刻觉得绵软无力,于是干脆躺平下来,脑海慢慢浮现明天要做的事,丈夫的出门便当、未完成的身体检查、新药剂的测试报告,如果不出现急诊病人,大概就是这样吧,想一想都觉得非常忙碌,她暗里叹着气。



──佐助君回家了,但是明天必须再次离开村子。
──真想二人独自相处一下。



寂寞的心灵为自己说出真心话,樱不能否认,只不过自己不能自私。女儿佐良娜终于跟佐助相见了,从误解到和好,一切都不容易,若是现在的短暂相处能化解多年以来的不安和悲伤,让一家人的感情更为稳固,樱觉得忍耐也是值得的。

因疲倦而干涩的双眸,最终撑不住眼皮,樱把手放在眼睛上,一边用医疗忍术舒缓疲劳,一边闭眼休息,最后忍不住小睡起来。


到底过了多久呢?

樱在迷糊中慢慢恢复意识,承托着后脑勺的沙发边缘,竟然变得柔软了,犹如不是新家具一般,让她继续躺平著。女儿的笑声似乎听不到了,大概是已经入睡了吧,初次在外奔波两天的她,已经筋疲力尽,同时也感到非常满足吧。然而丈夫接下来在做什么呢?樱顿时想到佐助需要接受治疗,因为伤口早就止血了,让她完全忘记这回事。樱连忙撑起身子之际,却被强而有力的臂膀制止了行动,她立即睁开双眼确认,发现佐助在自己的上方。

「躺着吧,你也很累了。」
「啊--?老公?」

怪不得樱的后脑勺会感到柔软,原来佐助自愿当起了膝枕一职,安静地让她躺在自己的大腿上。虽然是一件美好的事,樱却觉得十分难为情,哪有丈夫会给妻子当膝枕的呢?她再一次起身,又再一次被佐助阻止。

「不是叫你再躺一会吗?」
「我想治疗佐助君的伤口……不好好治疗便出门去的话,我会很不安……」
「就是皮外伤而已,会自然恢复。」
「在医疗忍者面前,也那么自信吗?」
「……」

听不到反驳的声音,樱不禁「噗」一声笑出来,伸出双手抚摸着佐助的脸庞。如旧的漆黑眼眸和紫色轮回眼,还有久违的触感,久违的温度,将她内心的寂寞一扫而空。再过几小时,便要与眼前的一切告别了,樱心里十分清楚,自己唯一能做的便是珍惜这段短暂的时光。

佐助也将右手紧贴在她的脸颊上,轻轻呼唤了妻子的名字,他似乎察觉到她心中所想,多逗留几天那种说话,他知道樱是不会说出口的,同时也明白自己不会答应。脑海里盘算着各样方法让她松开紧锁的眉头,最后的结论非常简单,佐助弯腰俯身凑近樱,吻住毫无心理准备的妻子。

不是轻轻的啄食,而是深深的一吻。




<中略>


详文移步至→http://weibo.com/1951554223/FmnCJydA6






室内白茫茫的水雾四散弥漫,犹如被一层轻纱笼罩着,壁上的镜子仍然清晰可看。蹲坐在小椅子的樱忧郁地打量着镜中人,由脖子到腿下,都被印刻上红通通的吻迹,这些全都是佐助的所作所为。愁眉不展的她透过镜子盯着肚皮,吻迹都集中在这个位置,这是在提醒自己明天不能穿上那件露肚上衣,绝不可以让佐良娜看见这些痕迹。

「还没看完吗?快过来。」

背后传来佐助的声音,他正浸泡于浴池中,挂着一副丝毫不在意的语气,仿佛无视了樱的烦恼。

「佐助君就不能轻一点嘛……」
「过来吧。」
「呜……笨蛋!」

难得回家的一个晚上,却被爱妻喊了两次笨蛋,这打击即使比不上女儿的大声审问,但也给予他的心脏重锤一击。佐助从前方的镜子里悄悄地观察樱的表情,只见她两眼泪汪汪,在上一刻出现的那份好胜之心,早已不见踪迹。


总之──得先叫她过来才行。


「樱。」

没有听到任何反应,他心里虽浮现出一丝不安,但仍决定再叫第二次。

「樱。」

终于,他看到她站直身子,慢步地走到浴池边缘,佐助轻轻扶过她进池,让她背靠着他厚实的胸膛,从后紧紧地搂住她下腰,透过自身的温暖和池水的热度,希望能抚平她的情绪。

「还在生闷气吗?」
「……一点点,但又很开心……因为佐助君回来了。」
「你啊……这个小恶魔!」
「明明是佐助君……啊──!」

樱感到肩头上多了一份重量,她并没有侧脸去看,只是伸手抚摸着乌黑浓密的直发。万万想不到佐助会如此在意,里外不一的性格果然没变,她不禁在心里偷笑着,撒撒娇、抱怨抱怨还是点到即止好了。

轻抚一下在温水里紧抱着自己的胳臂,因刀伤而留下的痕迹已消失,樱露出满意的笑容。这样一来,明天的送行便能让她更安心了。

「这里也是,别忘记。」
「唔--!」

她受伤的左胳臂,被佐助小心翼翼地舔舐着。

「明天会处理啦,佐助君不用担心。」
「叫我如何不担心。自你被抓去后,我便一直……」
「噗!那跟佐良娜形容的不一样呢,爸爸只懂挂起佛脸,非常冷酷喔。」
「那是作为一名忍者应有的表情。」

樱自然点着头示意,她深信佐良娜在不久的将来也能理解爸爸所表达的意思,现在就让他辛苦一会儿吧。

她翻过身子,贴近那张不是佛脸,而是对她饱含深情的脸庞,嘴唇轻启,她必须传递这句话「对不起呢,让你担心了」。樱比谁都要更清楚那刻佐助的心情,秘密的调查任务已是他的一个大项目,不能再给他增添任何负担,所以她一定要表示歉意。

「不必道歉,我说过了的。」
「可是……」
「我是你的丈夫,是你这辈子的伴侣。不论被抓到哪儿去,我都会救你回来的,哪怕是轮回眼也到达不了的地方。」
「什么时候学会这样说的?太像告白了!简直超越我所认识的佐助君!」

池里忽然水花四溅,樱激动得双掌贴向佐助的白净脸蛋上,看似在确定是不是本人。佐助顿时不晓得如何反应,深深地叹了口气。眼前的妻子犹如回到青春期的少女般,听到心上人说出感动人心的话,心情高兴至极,更感动得睁大了那双晶莹剔透的绿眸。不管度过多少岁月,若是说同样的话,她大概也是一样的反应吧。那个樱的话,一定是这样,佐助心里非常肯定。

「喂!我可是认真地在说……」
「嘻嘻,佐助君果然是最棒的丈夫。」
「……你倒是变得精神了。」
「都是佐助君的缘故啦,啊──!」

蓦然间,腰下的壮臂竟是加深了力度,令樱更依靠着佐助。他的眼神在瞬间产生变化,带着一团烈焰,更有着一份情热。樱自然微微一笑,紧紧包裹着他的后脑勺,指头深深探入黑发之中,下身逐渐承受着卷土重来的压迫感。

这次她不反抗了,只是轻轻在他的耳垂下道一声。


──最爱佐助君了。


-完-





评论
热度 ( 166 )

© 我这人就是矫情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