舔字虫:

再三刷TIMELINE后重发

尊重运动员
OOC属于我
荣誉属于运动员
运动员属于国家



 
刘诗雯料想过自己和张继科分手时的模样,只是没料到自己会如此冷静。
 
在初生的太阳下,刘诗雯擦着汗从跑道上走出,眼前打着瞌睡眯着眼的张继科对她说话。
“分手吧。”
“好。”
 
刘诗雯蹦蹦跳跳地走开,抓着丁宁的手就往食堂蹿。
丁宁憋不住掐着刘诗雯的胳膊,“你知道张继科说什么了吗?”
刘诗雯觉得好气又好笑:“我知道,他和我说分手啊。”
“那你怎么还这么冷静。”丁宁觉得眼前这个刘诗雯根本不是她认识的小枣,坦然得可怕,又使劲掐了掐她。
“哎唷,丁宁你干什么!”刘诗雯吃痛地拍着丁宁的手,“不就分个手,皇帝不急怎么太监还着急了。”
丁宁确实拿刘诗雯没办法了,只能帮着她往食堂窗口面前挤,多抢几盘菜给她才是正经。
 
许昕笑眯眯地对着张继科说:“哟,今儿起这么早出屋,怎么不是去给枣买早点?”
张继科叼着菜包,晃晃脑袋,“我俩分了。”
马龙似乎早有预料,只是问着刘诗雯的情况,张继科含糊地说:“她挺好的。”
反倒是许昕有些堂皇,抓了抓脑袋,笑说:“你俩自己开心就行,别耽误了对方。”
 
张继科和刘诗雯一向行事低调,在一起时年纪还小,张继科嘴又笨,刘诗雯人又憨,两个人相处同朋友一般。
年纪大了些,拉拉小手、楼楼小腰、亲亲小嘴自然少不了,但两个人心思大多放在打球上,又要提防着顶头两位大爷,所以两人行事确实是低调得可以。
 
在张继科提出分手之后,丁宁悄悄地观察着刘诗雯的情况,但刘诗雯日常生活并没有发生任何改变。
马龙也悄悄来问过她,“枣最近没事儿吧?”
“看上去没啥问题,不过他俩处得好好的,非得分手干什么?”丁宁百思不得其解。
马龙宽慰她:“枣也不小了,各种事儿都门清得很,你也不要太担心枣了。”
丁宁仍是有些担心,但近日训练强度加大,渐渐的,她也无暇顾及刘诗雯的情绪了。
 
 
张继科的球越打越凶,当陪练的方博给球砸得嗷嗷叫,可也不敢懈怠分毫,继续咬着牙当陪练。
刘诗雯却是被孔令辉抓着怼了几回,连刘国梁也不轻不重地说了她几句。
 
她低着头,老老实实地听着训话,指腹摩挲着拍面的凹凸起伏,被汗打湿的额发掩住她的表情。
孔令辉厉声一句:“懂了吗?”
张继科扭头擦汗,看见她波澜不惊的一张脸,嘴巴翕动几下,孔令辉拍拍她的肩膀,她再次操起拍子返回球台边。
 
休息时间,丁宁喘着粗气坐在地上,刘诗雯却又拿来一盆球来,抹了抹滴在球拍上的汗,丁宁叫唤着:“小枣儿,来歇一会儿!”
刘诗雯甩甩头,捏一捏拳头,说:“我再练一练,孔指说我最近状态不行。”
“别练过了啊枣。”丁宁又嘱咐几句,刘诗雯比了个手势表示了解。
 
 
最后刘诗雯累得瘫倒在地上的时候,闭眼时眼前全是白晃晃的球在闪动,耳边似乎还有球落在球台上的声音。
运动员的身体状态只有自己最清楚,她近来状态不好,给自己加练本就是常事。
 
等她缓过一口气,起身看,原来那击球声并不是自己的错觉。
在相隔五张球台的地方,清秀挺拔的男人手边还有一盆球,他专注于手中的小球,在击球后,又不满地蹙眉,再次抄起一颗球。
手机铃声响起,她揉搓着自己发麻的手,捏起手机,手机对面的丁宁抱怨着:“叫你不要练得太过了,是时候回来了。”
“知道了,我马上就回去。”刘诗雯轻声应答,将球拍放进球袋,拿着毛巾在自己脸上呼噜一下就向外走。
刚走出几步,她立即转身,又从远处座椅上拿起运动服,套在身上才彻底走出训练场。
运动场外的晚风从她的脖颈处窜入,初秋的天气凉得让她有些难受。
 
回寝之后的刘诗雯匆匆洗漱,应付完教练查房便躺在床上听丁宁扯皮。
两个小姑娘有一搭没一搭地聊,丁宁发觉刘诗雯兴致不高,便主动停下说话,道了晚安。
在丁宁半梦半醒的时候,她听见刘诗雯悄声说:“丁宁,你觉得我怎么样?”
“什么怎么样?”丁宁脑袋有些发胀,觉得她问得莫名其妙,心下却记着刚分手的女孩儿心理可都脆弱得紧。
软软的声音又传来:“没事,睡吧,晚安。”
丁宁听见刘诗雯翻身时床褥作响的声音,大脑中闪过几个念想,却又没抓着。
 
周雨趴在床上看球赛,伸腿过去踹隔壁床的张继科,“科哥,下回早点回来,不然我睡着了谁给你贴药。”
“也没晚回来多久,你能这么早睡着才见鬼了。”张继科翻了个白眼。
“科哥,别怪我多嘴,你和她怎么了?”周雨犹豫一下,还是没有说出那个名字。
张继科倒是无所谓笑笑,“我当初还想着怎么应付马龙和许昕,没想到是你先问。”
之后抓一抓自己脑袋,继续说:“她挺好的,只是……”
他突然不知道该如何形容,语塞的模样让周雨开始质疑自己。
“科哥,还是不说了,早点休息吧。”周雨一贯是脾性好又温柔的人,张继科好像也不再难为自己,笑了笑就躺下休息,但他还是听见了周雨那一声又轻又长的叹息。
 
 
两人以队友之名热热闹闹地出席各类活动和比赛,队友们总是贴心得很。
丁宁主动在媒体面前打着太极,马龙会搭着她的肩膀,许昕油嘴滑舌地说笑,而张继科总安安静静地站在一边,该愉悦便笑得吹风拂面,该严肃便绷得正经,一切都没有出错。
在刘诗雯提到张继科名字时,总是飞快,那三个字念得比马龙许昕这两字的名更快。
 
眼尖如刘国梁自然是知道两个人之间发生的事情,但在队内训练中,无论是混双搭配还是男女对练,他的命令都从未刻意避忌过两人的接触。
混双中,张继科和刘诗雯两人球风相近,球速又快落点又狠,往往逼得球台对面的队友反应不及,许昕和马龙在一边嘀嘀咕咕,方博哼哼着:“两个单打打一对双打还能赢,真是见鬼了。”
双方对练时,为将训练场模拟比赛,围观的人总会起哄鼓掌营造气氛,男队总会手软让几个球,但张继科从未让过刘诗雯一颗球,或者是说,张继科从未让过任何人一颗球。
“继科和小枣来一局。”
张继科对着球拍呵气,又和小胖说了几句,两个人一起钻入人群围绕的球台边,小小的刘诗雯还在对着马龙翻白眼,操起球拍就往前走。
结局很明显,刘诗雯输了个一塌糊涂,张继科死死咬住她的技术漏洞不放,一如既往,从不手软。
之后马龙将许昕赶上去和刘诗雯对练,刘诗雯刚在张继科手底下憋了一肚子气,冲着许昕去的球又狠又快,打得许昕丢了一局,张继科笑得趴在樊振东身上起不来,马龙也笑得眼睛弯弯,直指着许昕说:“你连枣都输啊!”许昕嘀咕着:“我还让了刘诗雯几分。”
刘诗雯着急地跺跺脚:“还不许我赢一盘了!”许昕摸摸脑袋,也咧开嘴笑:“这盘是该你赢。”说完倚着刘诗雯的肩膀,张继科道:“别压着她了,都矮成这样了。”马龙招呼着许昕来边上一起看丁宁和周雨对练,许昕笑嘻嘻地跟着马龙走开,张继科摸着樊振东的脑袋,四个人说说笑笑地看训练。
 
训练结束,刘诗雯听着丁宁和朱雨玲说话,余光是正在练球的樊振东和张继科,刘诗雯软软一笑,接过朱雨玲的话头继续往下说,边说边走,在一个拐角处和丁宁、朱雨玲分开,走入医疗间。
 
国家乒乓球队一代又一代更迭变换,小将层出不穷,好像永远都是人们眼中的中国梦之队。
在莫斯儿科连输两分的刘诗雯成为国民眼中十恶不赦的罪人,而一战成名的张继科则成为世人眼中冉冉升起的新星。
在大众眼中,少一个刘诗雯,还会有千千万万个天才少女冒尖,而多一个张继科,不过是提早结束了二王一马的时代,国乒称霸世界的日子似乎永远不会过去。
 
鹿特丹、巴黎、伦敦,张继科三战成就辉煌,十五个月的大满贯。
但在大满贯后,他顿失人生目标,接下来的比赛打得惨不忍睹,刘国梁拉着他谈话,王皓陈玘马琳都憋不住回国家队来问问情况。
他维持着日常训练,心里想着刘国梁的话,习惯性地点开软件看新闻。
他看见刘诗雯在采访中说,希望他能担起责任。张继科蹙眉,刘国梁也反复提到自己要负起责任,但他张继科哪有他们想得这么伟大。
退役的想法在他伤病越发严重的时候,越来越清晰地浮现。
 
苏州世乒赛刘诗雯输给丁宁,她扶着丁宁回了宿处,两个人多年相争相助,谁拿冠军自然不影响感情,刘诗雯轻轻地说想出去透透气,丁宁沉默一会儿,也只提醒她早些回来休息。
这时的她撞见了正叼着烟的张继科和面有难色的方博,她毫无犹豫地开口:“大腕儿也都在这啊。”
张继科吐了个烟圈,“输球了不高兴就说,别藏着掖着。”
方博拍拍他哥的手,提醒他说话别这么直,但刘诗雯却是笑。
她摊开手和他讨烟,他的手掌拍在她的手上,笑道:“还是个小孩儿,学什么抽烟。”
“我不高兴。”刘诗雯突然泪如雨下,抓着方博的胳膊就是一顿掐。
方博慌了神,没见过刘诗雯这副模样,求助似的看向张继科。
张继科摊手,说:“你这么大个人了,输了这么多次球,还在意这一次?”
“大满贯滚蛋。”她红着眼眶抢过他手中的烟头,发狠了踩着,末了还用脚尖碾了碾,气急败坏地走开。
从来都是活力满满的小姑娘像一个炸药桶一般,挣开所有的掩饰。
 
“走了,许昕治疗也差不多结束了,我们回去吧。”
“可是……”
“许昕这个人虽然随和,但他是真不喜欢别人拿他伤病说事。如果你在担心刘诗雯,我觉得你多虑了。”
方博看着眼前的张继科,轻轻叹一口气。
 
张继科想过当初意气风发的小姑娘有可能不会站上奥运单打的战场,但他不经意想到如果她站上奥运颁奖台上的模样。
 
她会高举攥紧的拳头,走到场边,抱着孔令辉不断地说着谢谢,身旁的马龙摸摸她的脑袋。
马龙身旁的是张继科,她伸出手,而高大挺拔的男人从善如流地击掌,像一个绝佳的老朋友一般。继而将她抓进怀中,拍拍她的后背,已经沾上不少汗水的衣服前赴后继地贴上刘诗雯,让刘诗雯觉得后颈发痒。张继科松开她,将她推向观众席,那边正坐着她的父母。
最后从孔令辉手中拿过国旗,像当初那个骄傲自满的男人一样,将五星红旗紧紧裹在自己的肩上,笑意真正盈出嘴角,眼眶泪珠也滚得飞快,朝着前方狠狠鞠躬,几乎扯得她的脊柱发疼。
 
张继科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将刘诗雯的一举一动都想得这么真实。
最后是许昕告诉他,或许你已经不爱她了,但你一定期望着她能成为最好的她。
那时许昕的肩膀正在被治疗,那一张脸板得紧,不知是因为疼痛还是因为话语。
 
里约奥运会男乒总决赛后,张继科和马龙将许昕推到中间,神情仍然有些低落的许昕攒出笑,刘国梁双手揽住马龙和张继科,又使劲伸长手用指尖点着许昕的太阳穴,捏一捏许昕的耳朵,低语道:“你们三个人是一个时代。”
站上颁奖台的他们仍然将许昕挤在中间,他们三人的手紧握着。
场下女乒的姑娘们起身鼓掌喝彩,通红的手又酸又麻,昨日已经站过的领奖台上成就着男乒的新时代,李晓霞感叹:“真好。”丁宁点头,刘诗雯亦点点头。
 
坐在返途飞机上的刘诗雯陡然想起许昕和她说得话,他们不能永远都拿P卡。
而许昕又说,一直有人在期待着我们会变得更好,我们一定不能放弃。
那时的他对着手机戳戳点点,点亮屏幕又锁上,桌面上退役已久的女子笑颜如画。
后排的张继科正合眼休息,刘诗雯起了胆,坐在他边上的座位上,晃了晃他的手,问:“大腕儿?大腕儿?”
张继科拧眉,看着刘诗雯满脸纠结,“什么事?”
“你想过退役吗?”
“天天想。”
“那你为啥不退?明明已经拿到大满贯了。”
“因为还有人对我抱有期待。”
刘诗雯一惊,张继科和许昕两个人都爱满嘴跑火车,但许昕是个温和又顾大局的人,而张继科是个锋芒毕露又不顾一切的人,这两个人说出同一句话,让她不知所措。
张继科继续道:“刘指导和你都说过,希望我能更担起责任,当初我也不明白,现在懂了一些,所以想继续下去。”
刘诗雯犹豫着开口,“那你觉得我还有希望吗?”
“有。”这确认掷地有声,引得前排马龙回头,“但如果你自己都不相信自己,我们的期待也只是白费。”
刘诗雯捧着下巴,沉思一会儿,张继科只是看着她,想开口说话之时,刘诗雯已经向他道谢并返回自己的座位。
马龙看着他若有所思的模样,坐在他身边问:“枣和你说什么了?”
“就问了些事情,没什么。”张继科避重就轻。
马龙也不追问,转而说:“你和枣还有机会吗?”
张继科皱眉,怎么今个儿老问他假设性问题,但他还是干脆利索地说:“不可能。”
马龙按耐住心中惊奇,问:“当时分手也是莫名其妙,你俩现在不是很好吗?”
“当初她打出来了我没打出来,现在我出成绩了她没出成绩,我俩都太要强了。”张继科不适地活动身体,腰部酸痛在长途旅行中越发明显。
马龙忍不住又问:“那退役之后,你们还有机会吗?”
“这事还远得很,不多想。”
马龙看着张继科再度合上眼,重重叹气。
 
当初的迪拜停机坪,张继科主动提出要和刘诗雯组混双,平日对张继科避若蛇蝎的刘诗雯笑着应下,还叫嚣着让张继科别拖她后腿。
风又大又急,球又小又飘,只有四个人的笑声又响又杂。
张继科被刘诗雯指着笑骂他一点都不配合,张继科不服气地说明明是她的问题。李晓霞和马龙笑得直不起腰。
两个人似乎从未经历过去的尴尬境地,坦然得像老朋友一般嬉笑打闹。
最后,李晓霞催着刘诗雯和张继科合张影,刘诗雯大大方方应下,在马龙按下快门的一瞬间,张继科的手按住刘诗雯的肩膀。
马龙有些惋惜,他在李晓霞眼中看见了一样的东西,只是眼前两人还是胡闹玩笑,似乎全然不知他所想。
 
马龙的回忆被丁宁叫了暂停,她拍着马龙的后背,说:“正敬酒还神游啊。”
他举起酒杯,朗声道:“希望我们都能好。”
许昕酒杯撞上去,“对,大家都好。”
接下来,多少只酒杯也冲上去,每个人都红着脸大着舌头。
在泪眼婆娑间,张继科正看向刘诗雯,向她举杯,刘诗雯亦举杯。
隔着欢声笑话,两人举杯畅饮。
敬过去的快乐或痛苦,敬未来更好的我们。
 
 
【感谢看到这里的你】
【致敬过去】
【掉皮快速】
【望不拆穿】
【接受指责】
【痛改前非】

 

 
 
 
 

评论
热度 ( 94 )
  1. 我这人就是矫情舔字虫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我这人就是矫情 | Powered by LOFTER